sohu_logo
新闻|女人|娱乐|旅游|教育|财经|体育|健康|吃喝|文化|汽车|IT|母婴|星座|城市|校园

网友互动:礼物押宝  积分竞猜

给编辑投稿
财经社区首页 > 财经社区热帖

一个残疾人和他120万字2部4本长篇神话小说[人物传记]

来源:
楼主:马卡丹  [oueryipai@sohu]

一个残疾人和一座名山的传说

 

  一、连家信也未写过的残疾人忽发奇想,要为奇山写一部百万字长篇风景秀丽的福建西部,有个连城县。连城两件宝:地瓜干,冠豸山,前者古已扬名海外,远销日本、东南亚已逾300年历史;后者新近声震遐迩,1994年被列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,随着海内外"客家研究热"的升温,这座雄峙在闽粤赣边客家人聚居地的名山,又有了一个响亮的名称:"客家神山"。



  12年前,客家神山尚未驰名的时节,有一个残疾人佝偻着背,手足并用攀上了神山主峰--灵芝峰。对着眼前雄极奇极幽极秀极的各路风景,这位只有初中程度,连家信也未写过一封的残疾人忽发奇想:家乡如此奇山,难道不该有一部充满传奇色彩的长篇神话小说为之增色么?为什么我不可以写上这么一部冠豸的封神演义呢?那一刻,残疾人眼中的山山水水,幻化成一个个的精灵纷至沓来,在他脑中演绎着各自的悲欢离合,想像的翅膀高扬,他激动得难以自抑,抖抖索索地掏出烟盒拆开,在香烟盒背面歪歪扭扭地写下了4个字:冠豸演义。



  10年之后,120回,100万字,分上、中、下3卷的长篇神话小说《冠豸仙妲演义》由海峡文艺出版社正式出版。劫书散发着墨香,摞在残疾人案头,在慕名购书者的面前,他还是那样歪歪扭扭地签下了3个字:黄富祥。



  二、人写精灵,人也象精灵,夜半微灯,密室8度春秋



  忽发奇想容易,可要把奇想变成现实,对黄富祥而言,该有多难?小时候一场病,"脊椎压迫症",让他总是佝偻着背,低头弯腰做人。父亲当过保长,在"阶级斗争为纲"的年代,读完初中,他就只能辍业,"政审不合格",又让他"夹着尾巴做人"。

  

    自1959年初中毕业以后,黄富祥扫过马路,干过林场工,后来长期在粮食加工企业埋头苦干,技术上倒是赫赫有名,可要提笔写作,那真是大姑娘上轿--头一回哟。要知道,毕业29年来,除了写写领条收条借条欠条,他连封家信都没写过,行么?不行也得行,使命感驱使着他,他只能从零开始。

  

    先写日记,先记最简单的流水账,"早晨,刷牙,洗脸,吃早饭;上午,上班,劳动,下车间……"桩桩件件,罗罗嗦嗦,眉毛胡子绞成一团乱麻。



  一个月后,有了点改进,懂得了主次,懂得了眉毛是眉毛,胡子是胡子,眉毛上胡子下可不含糊。

  二个月后,有了点跃进,懂得了细节,懂得了写人更要写神,他怎么说,他如何想,13记可就有血有肉日渐丰满。

  三个月后,跃进再跃进,懂得了虚构,驰骋开想像,写日记开始象写小说,冠豸山的精灵们眼看着就要翩翩飞来了。他长长地舒口气,心里多多少少有了点底,下一步,想到什么写什么,写不成小说,给后人留点写作素材总可以吧。铺开纸笔,把香烟盒背面的"冠豸演义"4个字放大在稿纸上,他就秘密进入了写作状态。



  地点秘密:县粮油加工厂中属于他的那间僻静的休息室;时间秘密:夜深人静后,晚11时至凌晨1时许;

  一级保密:这间斗室对任何人都不开放,这个时间对任何人都不接待,包括妻儿老小,包括好友亲朋。



  从1988年至1995年,整整8度春秋寒暑,近3千个日落月出,黄富祥俯伏在这间斗室里,日复一日地秘密写作,除非出差,从未间断。8年之后,稿纸,毛边纸,香烟纸,草纸,废纸,大大小小,长长短短,把这些形形色色倾注过他心血、有过字迹的纸们重迭起来,也许,与他佝偻的身材可以比高,算得上"著作等身"罗。



  说不尽搔遍头皮无从下笔的彷徨,说不尽柳暗花明灵感骤来的狂喜,密室中,稿纸上,冠豸山的精灵们在歌在舞时哭时笑,他也在精灵世界中忽喜忽悲半似癫狂。夜半沉沉睡去,精灵们却屡屡光顾梦乡,潜意识的嘻笑怒骂往往更为精彩,每每梦醒时分,他就迫不及待下床记梦,一写就再也收不住了,常常是想个通宵写个通宵。而一旦曙光透窗,他就匆匆擦上把脸,把纸笔藏个严严实实,疲倦的他总是强打精神,对着旁人诉说,"太好睡了!"把一夜未熄灯说成是忘了关灯,要是让邻居们知道他在写作,还不被笑话死了!



  创作的冲动常常让他热血潮涌,而当越来越多的精彩情节、细节在纸上铺展开后,渴望诉说却又不能对旁人诉说的烦恼,日积月累,对他就成了一种煎熬。他多想向妻儿、向亲友谈一谈他的小说,那些精灵、那些千奇百怪的故事,多想享受诉说的快感、成功的快感、被崇敬的目光包围的快感啊!可他不敢,他怕自己写的算不上小说,他怕面对奚落的目光,他只能独自肩着这越来越大的秘密,苦苦地写作,苦苦地煎熬。实在憋不住的时候,他会关严门窗,布紧窗帘,蒙上棉被,就着手电,轻轻朗读得意的篇章,渐读渐大声,渐读渐陶醉,他沉迷在自己创造的艺术境界中,秘密就在秘密中渲泄,煎熬也就有了解脱。



  1995年秋,正为《冠豸演义》初稿杀青犯愁的黄富祥,听说冠豸山"桃源"景点新发现一块碑刻:桃源等约,顿觉心头灵光一闪。他笔下的冠豸仙子们战胜了群魔,该有个完满的结局了,众仙子等约桃源,不正是最好的结局么?为了体验"桃源等约"的意境,他拖着开刀不久的病体,带上枕头,几分钟一歇硬是上了山。倚着枕头,他用两手久久摩娑着"等约"两个大字,久久沉迷在冠豸仙子们腾挪跳跃的幻影中,引得上山的游人以为他是犯了迷糊,差一点要张罗把他送往山下的医院。如有神助,当晚初稿就杀青了,对着满满一箱手稿,黄富祥问自己:怎么办,除了自己,敢不敢让手稿去见第2个读者呢?



  三、豁上这张老脸让人笑一回吧,没想到机缘来了,老脸上了中央电视台没等黄富祥想好怎么办,机缘来了。那天,3个退休干部相约到老黄家串门,一壶茶水,海阔天空,聊着聊着,就聊起冠豸名山,就感叹至今还没部长篇小说为名山增色,连城才子如云,怎么就没有一个去写冠豸的长篇呢?



  老黄颇有些惴惴:"写,倒是有人写了。"

    "谁?"退休干部眼睛发亮了。

  "我的朋友。"老黄吞吞吐吐,"我这里有他写的几章手稿,不知道象不象。"



  黄富祥的手稿就这样拜会了他的第一批读者:3个退休老头。3个老人全神贯注地读着读着,渐渐沉浸在小说的意境中,忘了说话,忘了喝水,良久良久。结论是明确的:这是小说,这是有价值的小说,这是经过修改后有希望出版的小说。3个热心的老人以特殊的方式表达他们的肯定和支持:为黄富祥誊写手稿。



  老黄结束了秘密写作状态,心头宽松,文思也就泉涌。修改比写作顺利得多,每改好一回,便有热心的老人取去阅读誊写。半年之后,60本共1尺高的誊写稿码在黄富祥案头,他把脸贴在手稿上,半是沉醉,半是犹疑。他还是不敢把文稿公开,他还是没有太大的把握,毕竟,3个老人并不是职业编辑,天知道编辑见了会不会嗤之以鼻呢?老办法,投石问路,豁上这张老脸让人笑一回吧。黄富祥精选了其中的一章送去打印,他不署名,他想探探更多的人读了文稿后会有什么反映。



  又是机缘,儿时的邻居、当时的县政协副主席陈福桎也为自己的一部书稿来到印刷厂,休息之余随手一翻,恰巧翻到了老黄的文稿,这一读就放不下了。于是道贺,于是畅谈,越谈越投机,两人相约:合作,把这块宝贵的璞精雕成玉。如此又是1年佘,这期间,文稿经过陈福棰8次修改、润色,通过了责编、编审重重关卡,正式定名为《冠豸仙妲演义》顺利出版,与此同时,黄富祥再展神思,写出了《冠豸仙妲演义》的姐妹篇——《盗墨宝》,近20万字的初稿,再交陈福桂修改。



  一年之后,《盗墨宝》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正式出版。一个残疾人,先后写出了2部4本长篇神话小说,达120万字,现在,第5本《客家府演义》近20万字正在写作。作家黄富祥的名字,在冠豸山下已是家喻户晓,而福建西部,甚至江西南部还有更多的人仰慕他,则是他的另一头衔:地瓜干开发专家。



  他:用8年探索,创造了连城红心地瓜干加工新工艺,把加工周期从7天缩短为24小时,使地瓜干从只能秋冬季生产变成4季皆宜。

   他,成功开发出地瓜干蜜饯、软糖、金枣、果脯、脱水香酥9大系列30多个新品种,获国家科委星火计划10年成果银牌。成果的普及,让千千万万的农户受益非浅。

  他,福建省5·1劳动奖章获得者,中央电视台2套生活栏目以"百姓,开发地瓜干的人"为题,用长达8分钟的时间播出了他几十年艰辛的历程。



  提起这些,老黄淡然,他说:连城2件宝,地瓜干,冠豸山,2件宝的开发,都有了我的一份心血,作为冠豸山下的子民,有什么更让我欣慰的呢?

声明:以上内容来自网络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
来源:搜狐财经社区

我要回帖